世纪北京网

  • 网站客服:QQ1223428770
  • 合作热线:邮箱1223428770@qq.com
搜索

喜剧总动员崔志佳跳的舞是什么舞 PPAP是什么鬼?

2016-11-5 23:14| 发布者: 论坛站长| 查看: 119| 评论: 0

摘要:   在昨晚的《喜剧总动员》的舞台上,崔志佳和朱雨辰跳了一段魔性舞蹈。尤其是崔志佳那魔性的表情和动作,让观众欲罢不能,现场瞬间就点燃了全场热情。那么今天就来看看,究竟是什么舞蹈什么曲子,可 ...
      在昨晚的《喜剧总动员》的舞台上,崔志佳和朱雨辰跳了一段魔性舞蹈。尤其是崔志佳那魔性的表情和动作,让观众欲罢不能,现场瞬间就点燃了全场热情。那么今天就来看看,究竟是什么舞蹈什么曲子,可以这么火。



  据悉,崔志佳跳的舞蹈和乐曲来自于一首叫做《PPAP》的曲子,这首曲子的作者是日本的喜剧歌手PICO太郎创作的。

  创作背景:

  PPAP是“Pen-Pineapple-Apple-Pen”(笔-菠萝-苹果笔)的缩写,然而这首神曲与苹果公司没有任何联系,顶多是教你如何“毁掉”一支苹果笔。

  这首原创曲目只有1分钟左右的长度,但自2016年8月份上传到YouTube、以及经过9GAG的Facebook页面推波助澜之后,其观看量已经突破了7000万、分享数也超过100万。

  为什么能火?

  PPAP具备了神曲视频的所有元素:让人上瘾的节奏,不知所云的歌词,还有简单滑稽的舞蹈动作,其视频最初上传到Piko-Taro在油管的官方频道,估计这个视频很快就会在Facebook上疯传。

  原始视频的点击量已经超过400万,娱乐平台9GAG转发到Facebook的视频浏览量已经超过4400万。

  英文歌词:



  PPAP

  I have a pen,I have an apple.

  (Eh~)Apple-pen!

  I have a pen,I have pineapple.

  (Eh~)Pineapple-pen!

  Apple-pen~Pineapple-pen(Eh~)

  Pen-Pineapple-Apple-pen!

  Pen-Pineapple-Apple-pen!

  中文

  PPAP

  我有一支笔,我有一个苹果。

  (呃~)苹果笔!

  我有一支笔,我有一个菠萝。

  (呃~)菠萝笔!

  苹果笔~菠萝笔(呃~)

  笔 菠萝 苹果 笔!

  笔 菠萝 苹果 笔!

  为什么神曲能成为神曲?

  一本正经的合唱搭配诙谐的词和气势恢弘的曲有怎样的效果?近日,一首《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》席卷微信朋友圈红遍网络,被网友称为“2016魔性神曲”。实际上这首“神曲”来自上海室内彩虹合唱团,创作过程十分正经。学者认为,“张士超”的走红因为专业合唱的形式、史诗式的铺陈唱了一个日常生活事件,使得严肃产生喜剧效果。而这首曲子也令大家看到一群沪上热爱古典音乐的青年带来的活力。



  严肃的喜剧效果

  “神曲”的词曲作者也是合唱团发起人和指挥金承志,歌曲唱的是钥匙被室友带走而没法回家的怨念,而“张士超”就是当时金承志的合租室友和同学。歌词诙谐有趣,有埋怨有调侃,但其实却是一首“很正经”的八声部合唱作品——旋律高亢激昂,诗史般由浅入深,层层递进,其中还加入了昆丁、《射雕英雄传》片曲、周杰伦《牛仔很忙》等元素。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毛尖认为,这首歌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采取了专业合唱的形式,用史诗式的铺陈唱了一个日常生活事件,形式和内容的冲突造成新鲜感,故作严肃产生喜剧效果,“流行文化本来就是以日常生活为生存条件,这首歌的歌词有直白的一面,也有美学化的一面,我想这是它特别有趣的地方。”

  “一方面,它有采用‘牛仔很忙’等广为人知的流行歌曲音乐小片段。另一方面,‘拿不到钥匙’的小事也被作者写得诙谐有趣,这首歌里提到五角场、闵行、可爱的华师大姑娘等桥段,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是一个发生在高校的故事。”上海学生交响乐团首席小提琴手周亦凡觉得,虽然这首曲子以古典音乐的形式呈现,有合唱、有乐队伴奏,但和之前流行的甩葱歌、小苹果一样,都有“接地气”的特质。

  1分逗乐11分经典

  这首歌是彩虹合唱团在不久前“《双城记》崔薇、金承志作品专场音乐会”中演唱的12首正式曲目中的最后一首。金承志表示,在经典的作品中加入一首互动感和欢乐感都很强的曲子,在音乐会的最后让合唱团和观众一起互动、一起乐一乐,这已成为彩虹合唱团的一个习惯。“大家都是年轻人,在排练的时候,这样的曲子也会让团员感到很有趣。”他说,“这样的曲子也能获得很好的传播效果,但我们总是将这类曲子与经典风格作品以12分之1的比例调剂,决不会做成12分之11,古典音乐才始终是我们的坚持。”

  经典音乐小众的蔓延

  彩虹合唱团由金承志和另外7个指挥系同学在2010年发起,随着毕业,团员也逐渐从院内外学生扩展到社会各界。如今40人的团队里,有学生、有医生、有律师,还有专门“打高铁”来参加排练的。金承志用“业余合唱团”“兴趣小组”来形容彩虹团,没有挂靠任何单位,没有一分钱赞助,团员们爱音乐、不求名利,有“家的温暖”。彩虹团每周排练1次,3-4个月排练一场音乐会,平均一年开4场一二百人的讲座和2场700人的大型音乐会,音乐会采取售票的形式,扣除场地等成本,通常剩下的一两万盈余就作为日常排练的场租等开销。



  在上海,类似彩虹团的还有复旦的echo合唱团、百格合唱团和拉纤人合唱团等,金承志觉得,这些乐团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生存并坚守音乐。“我对我们的现状还挺满意的,不想被商演绑架,因为经典音乐需要‘慢工出细活’,真正的好东西要靠‘磨’出来。”金承志希望坚持在音乐厅演出,有更多人到音乐厅来听合唱,但他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变成娱乐产品,因为“古典音乐需要听众和音乐人双方的呵护”。

  不过,小圈子里的人都感受到经典音乐的土壤在上海越来越好了。周亦凡所在的乐团曾去德国交流,他发现当地一个4万人口的小镇就有大大小小40余个乐团,其中还水准非常高的,尽管上海目前只有三支成建制职业交响乐团,但小周也感受到这几年民间乐团和乐队都越来越活跃。“无论是德国小镇,还是上海大都市,人们对音乐的接受程度和意愿其实相似。上海开埠较早,西洋音乐传进来也很早,受众遍布各个阶层,整个上海古典音乐普及程度、乐迷人数在全国也较为领先,被誉为上海50元以下幸福感最高的消费‘星期广播音乐会’受到市民喜欢就是很好例子。”彩虹团的粉丝从最早团员的亲朋逐渐扩展出一批“忠粉”,每场音乐会700个座位都很快销售一空,“经典音乐是不会被淘汰的,上海有一批忠实的古典音乐听众,虽然依旧相对是小众的,但是正在渐渐蔓延。”金承志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0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分享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微博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QZONE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微信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6-10-23 15:53:23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猜你喜欢

最新评论

文热点

返回顶部